冬至。

【瑟莱/现代AU】潮水 chapter 1

瑟莱父子   cp向   现代AU  人类设定  OOC  OOC   OOC

第一章其实算是给美国全联邦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贺文  恩  这一章的脑洞来自微博里和别人关于同性恋和血缘关系的一些心平气和的交流   大意是  一个人认为同性恋婚姻不应该被允许因为如果同性恋能被允许那么同意不生孩子的乱伦是不是会被允许     然而大家都知道  同性恋婚姻的更大范围合法化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所谓乱伦真的是永无出头之日 
然而  爱是没有错的  每个人都应该有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追求幸福的权利  
幸好他们是精灵  幸好他们是永生的  幸好他们有无数种可能
 
PS: 更新时间不定   应该会有后续……(其实一部分并不知道是第几章节的后续已经写好了)  暂时先放上来吧……  写得不好还请大家轻点打我…… 第二次写文……所以……恳请各位GN的指导…… 

01.

2015年6月27日。美国全邦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瑟兰迪尔听到电视里的声音时,正系着围裙,应付着锅里的三文鱼。他握着锅铲的手就此僵住,嘴角有一点笑意蔓延开来,又很快消失了。他顿了顿,将鱼排翻了个面。‘是不是该找莱戈拉斯谈谈了呢?这小子二十岁了都没带过女友回家,也从没有在谈恋爱的迹象,以前他和陶瑞尔倒是关系挺好的,但是现在陶瑞尔也有了自己的小男友了。而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盯着锅里滋滋做响的鱼排,认真的反思自己是不是管得太严了,导致自己外貌满分智力满分武力满分的儿子至今光棍一根。

“莱戈拉斯,下来吃饭了。”

瑟兰迪尔将盘子放在餐桌上,一边解下围裙一边抬头对着楼上喊。

自莱戈拉斯上高中后,他越来越喜欢将自己关在楼上的房间里,除了吃饭和出门基本不出来,洗澡也在房间内的浴室解决了,瑟兰迪尔并不知道他在里面捣腾些什么,但想想网络上那些关于什么“青春期的孩子需要自己的空间”“他们追求更多的自由”“他们有自己的隐私”“他们的自我意识正在觉醒”“父母不要多加干涉”“不然可能适得其反”“会将孩子逼得更远”“离家出走”之类的言论,瑟兰迪尔只能默默的压制自己想要探究一番的好奇心,以及……控制欲。

这真是糟糕透顶。瑟兰迪尔有点后悔买了一栋每个卧室有配有浴室和卫生间的房子了。

不过幸好,莱戈拉斯并没有选择远离纽约的大学,这使得他还是可以每天回来住的。

瑟兰迪尔想到这,又开始皱着眉反思自己的控制欲了。

这并不正常,莱戈拉斯愿意每天回家住,可每次回家都把自己锁房间里,一副不想多看他父亲一眼的样子,这和不回来住又有什么区别?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真是……公司的事本来就一团糟……家里还有个小祖宗要愁……瑟兰迪尔真的觉得自己要未老先衰了。

然而未老先衰什么的在瑟兰迪尔身上只是个笑话,这一点他身边的人都深有体会。每一个人都觉得,瑟兰迪尔身上似乎有什么精灵魔法加成,使得这一个已经有一个二十岁儿子的人,看起来也不过年届三十。一头灿烂的金发,挺拔高挑的身材,和一张足以傲视绝大部分男模男星的面容使得他身边各类爱慕者有如泉涌。然而这么一个可以靠脸吃饭的人愣是靠实力重振了父亲留下的密林集团,并且使其更加壮大。很难想象有人可以抵挡这样的魅力。当然,承接瑟兰迪尔唯一的温情与温柔的莱戈拉斯更不可以。

听到自己父亲的呼唤后,莱戈拉斯磨磨蹭蹭的打开房门,抓了抓脑后的头发,垂着头走下了楼梯。

看到自己儿子本来柔顺的头发凌乱成了一个鸟窝,身上的T恤和休闲裤也一副皱巴巴的样子,瑟兰迪尔不禁皱了皱眉,近乎嫌弃的啧了一声。

感受到自己父亲的不满,莱戈拉斯不安的抓了抓颈后的皮肤,头低得更下了,心里一声绵远的叹息。

“先吃饭吧,吃完饭赶紧去洗个澡。”瑟兰迪尔拉开身前的椅子坐下,拿了启瓶器将红酒打开,倒入眼前的两个高脚杯中后,将其中一个放在了对面似乎有点手足无措的男孩刀叉旁,切开了盘中的三文鱼。

“莱戈拉斯,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瑟兰迪尔突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盯着一头乱毛的男孩。

餐刀在餐盘上划出刺耳的呲啦声,莱戈拉斯的表情比刚下来时更不安了。他放下刀叉,像个听老师训话的小学生一样将双手老老实实放在桌下的大腿上。

“您说吧,父亲。”

“嗯……你知道的吧,今天美国全联邦同性婚姻合法化了。”瑟兰迪尔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桌下的手听到“同性恋”三个字时,蓦地绞紧了衣角。他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莱戈拉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不,他应该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需要谈谈的可就不是同性恋问题了。

“是的,今天上网看到了。有什么问题吗父亲?”他尽自己努力表现得像一个听父亲的话的,乖巧的,从未有过半点僭越心思的孩子。

“莱戈拉斯,这二十年来,除了陶瑞尔,你并没有带过任何女孩来家里。我本来以为你们两个会在一起的,但现在陶瑞尔的男友另有其人。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许可的话……恩,莱戈拉斯,我是想说,你可以把你喜欢的人带回来的,即使是个男性也没有关系,我不是那种顽固的父亲,你知道的。” 瑟兰迪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像是在抗拒什么将要发生的事情。但他感觉到了来自心底的不甘与不舍。‘得了吧瑟兰迪尔,收起你那无可救药的控制欲吧,那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所属物或者恋人什么的,你没有权利将他永远锁在你的世界里。’ 他在心底深深的叹气,眼神躲躲闪闪的看着餐盘里被切了一半的三文鱼肉,不敢让儿子看到他眼里的不舍。

这该死的控制欲。

瑟兰迪尔说的话打碎了莱戈拉斯藏在最深处的,只有一点点的,本不该存在的,希冀。

真可笑,他竟然会存有希冀,希冀只会对他温柔的父亲,也能像曾经回应他无数合理的无理的要求一样,回应他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

他给他所有的温柔,只是因为他是他的儿子。

同性恋婚姻法通过了又怎样?他仍然无法和他挚爱的人结婚。而且,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

带喜欢的人回家?他也没有办法做到,他喜欢的人本来就在他们的家中,他又怎么带他回家?

够了,真的是够了,他留在这个家中是在期待着什么,在等待着什么?

现在他终于清醒,他所期待的,所等待的是那么可笑。它永远都不会来临。

他松开可怜的衣角,收起伪装的乖巧,脸上的笑意冷淡。

“父亲,我今天也有事情要和您谈。”

发现自家儿子不自然的变化,瑟兰迪尔瞬间警觉起来,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窜紧了他的咽喉,让他难以呼吸。

“我明天就要搬走了,住在家里还是不太方便,我想在学校附近和别人合租,已经找好房子了。”

其实并没有,他刚刚才下的决定,他没有找好可以一起住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可以住哪。但,露宿街头也比再待在这个温暖舒适的房子里面对瑟兰迪尔要好。

瑟兰迪尔猛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刚刚还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说话,他还在试图拯救他们僵化的关系,以为这是自己的控制欲捣的鬼,他甚至表明了自己可以接受自己儿子的恋人是任何人,他已经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为什么出现的是这样的结局?

‘不,你不可以搬走,你必须和我住在一起。’瑟兰迪尔差点就脱口而出。这该死的控制欲。在手上的力道几乎要将高脚杯捏碎后,瑟兰迪尔终于控制住了自己,开口说到:“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记得打电话回来,生活费我会每个月打你卡上,不够你就告诉我,明天加里安会来帮你把东西搬过去。”

“不用了,父亲,不麻烦加里安叔叔了,东西不用搬过去,我已经买好了新的放在那里。”莱戈拉斯起身,近乎失礼的拉开座椅,大步走上了楼梯。

哦,是的,应该买新的。瑟兰迪尔觉得自己的思维都冻住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了,即使莱戈拉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他也是知道他就那的,不会离开,不会消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都不知道他会住在哪儿,就这么放任他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瑟兰迪尔看着餐盘里剩下的三文鱼,难过的情绪抓紧了他的胃,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它倒进了垃圾桶,开始收拾碗碟。

莱戈拉斯用力摔上了房门,在一片黑暗中靠着房门大口吸气,期待那些空气可以稀释自己心里浓稠的快要溢出来的情绪。终于他还是贴着门慢慢滑落下去,咬着自己的手臂,试图堵塞自己喉咙中呜咽的声音。

门内门外,他们各自的情绪都涨成了一片室内的湖,潮水拍打着,撞击着这扇门。等到水淹没头顶时,他们都没能听见,门的另一边,潮水的声音。

评论(2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