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瑟莱/现代AU】《手掌心》番外

《手掌心》番外(又明:我有特殊的强行HE技巧!)

现代 AU  OOC  OOC OOC  父子CP向

阅前需知:这是一只从来都没写过文的工科狗为 @彭家的少昊 太太的文《手掌心》写的番外

很喜欢少昊太太的《手掌心》,设定简直戳伤我,也很喜欢少昊太太!一篇两千多字的番外竟然被我拖延症/懒癌晚期拖了那么久……要给少昊太太跪下了道歉了……

前文链接:《手掌心》上

http://pengshaohao.lofter.com/post/3d4fd8_6fa551f


《手掌心》下

http://pengshaohao.lofter.com/post/3d4fd8_6fd502a


注意!注意!注意!第一次写文_(:з)∠)_ 自己都觉得……没眼看……所以…各位太太即使忍不住想打我脸也请轻点下手……怕疼……

BGM河图《伶仃谣》(不知道怎么放歌所以请愿意去听听的太太们自行寻找_(:з」∠)_  OTZ 跪下给大家道歉……)

 


他终于太过接近太阳,蜡铸的双翼融化了。那是他父亲为他的自由而造的双翼,却将他带向了死亡。

莱戈拉斯闭上双眼,轻轻叹了口气,伸开双臂向后倒去。短暂的失重感,耳旁只有风的呼啸。这么多年来紧紧攥住他的根茎终于收紧到了碾碎心脏的地步。他看见自己在下落中贴着脸颊翻飞的长发想起和他同样发色的那个人,可惜再也见不到了。

如果说没有遗憾,他自己都不相信。是的,自己还有那么多话没来得及告诉他。不过,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医生会在意吗?没关系了,瑟兰迪尔在不在意都没关系了,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他抛下,随着无尽的痛苦一同抛下。他是所有的根源,是他的爱他的恨他坠落的缘由。

 

莱戈拉斯在坠地的一瞬突然想到,若是瑟兰迪尔知道自己才是他的病灶,会是怎样的表情?震惊吗?愤怒吗?自责吗?他总是能顺利激起医生的怒火,他们是同一个频率同一个波段的人,因而带来振幅变化的共振总是轻易的被激发,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开心的事了。

接下来的,就是难以承受的钝痛,血从体内流走的虚弱,不可抵挡的疲惫。

有谁的尖叫,谁的呼喊,谁的哭泣越来越远,又有谁的手紧紧抱住他了无生机的躯体,静默不语。

一片灰白。

 

“莱戈拉斯……”

是谁在呼唤我?

“莱戈拉斯……你怎么可以……”

瑟兰迪尔?

“我还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什么?

“罢了,有些事……到了下面再说吧。”

还有什么要说的呢?没什么要说的了,我总不能告诉你你是我的亲生父亲,总不能告诉你我在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还有悖人伦的爱着你。

 

莱戈拉斯再次睁开双眼时,所见到的已经不再是有他的世界了。

他站在街道的中央,四周雾气弥漫,时不时有苍白的灵魂与他擦肩而过,好似梦境中的雾都伦敦。而他抬起至眼前的双手,也已如同白纸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彻底的消失呢?

那样的话,他的逃离又有什么意义呢?

痛苦依然在他的心中,恣意蔓延,蚕食一切。

他捂住的眼睛里泪水肆意而出。

 

长街的尽头,铂金色的长发在风中卷起,那个男人甚至没来得及换下他的白袍,便裹挟风雨而来。

他停下脚步,垂下头注视着仍在捂住双眼哽咽的男孩,伸手想替他擦去泪水,却又在即将触到男孩脸颊之际堪堪放下。他抿紧双唇,皱着眉,眉间的玄针纹有如刀刻。

风卷着白雾翻滚,粘稠而又冰冷。最终金发的男人也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便将金发的男孩紧紧拥入怀中。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用脸颊摩挲着男孩的金发,在他耳边低语。

被惊醒的莱戈拉斯却一脸惊慌失措,用力想挣开:“瑟兰迪尔?”不,他不该来这里,事情不该是这样的。瑟兰迪尔应该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整理着病人的资料,他应该在皱着眉看着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阳光会洒落在他的金发上令人目眩,而不是同他一起因死亡坠入这永无日出日落的虚妄之境,被执念困在此处,徒剩一个苍白的灵魂。

 

他却没能成功挣开束紧他的双手,反而被更紧的拥入怀中,丝丝扣合。

他有些惊慌的抬起来头来,却看不见男人埋在他发间的脸上的表情,只能僵直在原地,任由男人抱着他一动不动。

他身旁的全部空间被男人的气息占领,他甚至分不出精力去思考男人的死因,只好伸出手试图去触碰那个困住他的人的脸颊。

是的,瑟兰迪尔总是将他困住,困住在医院,困住在他身边,困住在电疗椅上,甚至还试图将他困住在阳光遍洒的尘世。莱戈拉斯好不容易逃离,他却还追来,将他困住在怀里。

 

莱戈拉斯触碰到的地方,比散不去的雾气还潮湿。他轻轻将手掌贴合到那张湿漉漉的脸庞上,分不清那是雾气的凝结还是抹不尽的泪水:“医生,你不要自责了,不是你的错。”

“莱戈拉斯,你怎么就不懂呢?”瑟兰迪尔不敢松手,他那么害怕,害怕又一次的失去。

内疚袭遍全身,莱戈拉斯紧紧攥住了手。

不是啊,我都懂的啊。

我只是太难过了,难过得没法再撑下去了。

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我的医生,我的父亲,我……爱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告诉你,就这么任性的逃跑了。”莱戈拉斯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眼前的人,任自己沉迷在他夜间森林一般的冷冽的气息中。

“我一直追寻的是你,我一直看着的也是你,我的心病是你,我唯一的光源也是你。瑟兰迪尔,我知道你是我的父亲那一刻,第一次希望自己并没有所谓父亲。只有这样,我才敢肆无忌惮的爱着你。是的,我爱着你,背德的也好乱伦的也好不被祝福的也好,我是这样绝望的爱着你。”

 

莱戈拉斯哭得那么伤心,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在心里演习又推翻了无数遍的那段话,究竟是在脑海里又重复上演了一遍,还是已经传达到了那本该的唯一的听众的耳中。

只是紧紧抱着他的身躯突然僵直,慢慢的松开了他。男孩心中那根崩得过紧的弦,终于是在乐曲昂扬入云时,断了。乐曲被活生生掐断在了此处,再也无法往下弹奏。他也从十万里高空,迅速的往下坠去,比那次从后山的坠落还要迅猛,还要钝痛。

 他早就不妄想了,正常人谁会像他那么变态呢?爱上自己的血缘直属,这本就是罪恶,他又怎么敢奢望那个高傲洁净似乎走哪都散发着光芒的人和他一起坠入地狱?

一切都是妄想,一切都是虚无,一切都是错觉,一切都是爱而不能,一切都是求而不得。

 

莱戈拉斯的肩膀微微下垂,金发因为雾气而有些潮湿,他低着头看着地面,看上去简直像街边一条在暴雨中惊惶无措的流浪狗。

 

瑟兰迪尔在震惊中慢慢缓过神来,温柔的伸出手,抚上了莱戈拉斯的金发,引导着他抬起头来看自己。           

莱戈拉斯却没能注意到瑟兰迪尔放在他脑后的有力的手掌,因为湿润而微温的唇正落在他的眼睛上,脸颊上,一点点吻去他的泪水,吻去空气中磅礴的雾气。

 

一切渐渐变得明晰,他的医生,他的父亲,正在用看待爱人才有的,那样深情的,温柔的眼光凝视着他。

不肖言语,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没关系了,那些在电疗的痛苦中错过的话语。

没关系了,因为那么多的不言语而错失的时间。

没关系了,被他们双双放弃的生命。

没关系了,世间所有伦理道德闲言碎语。

你现在正在我的眼前,触摸我,拥抱我,亲吻我,爱着我。

那还有什么要求呢?

即使这个世界灰暗无光,你便是我的色彩,我的光源。

即使我们失去了生命中的所有,甚至包括生命本身,但我们终于拥有彼此。

即使我们错失了整整一个人生,我们未来还有无数个人生。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不必等到百岁之后,我现在就来陪你。

我没来得及告诉你的那些事,等到了下面再说吧。

 

 

 

来自少昊太太的小彩蛋:

“瑟兰,告诉你一个真相,我是你儿子。”

“卧槽真假,去死吧!”

“爸你又拿错台词本了!”

倨傲的金发精灵不屑的哼了一声:“我乐意!”

面前稍矮的精灵气鼓鼓的盯着他,夺下他手上的台词本:“现在你该表白了!”

“莱戈拉斯,我爱你。”瑟兰迪尔伸手勾住年轻精灵的腰,俯身吻上他的唇,细细研磨品尝。

被突然袭击的精灵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红透了脸试图推开身前强硬又温柔的父亲,显然他并没有成功。

喂!导演!都说了不能加吻戏!你看两个主演吻着吻着就不见精啦!


评论(4)

热度(41)

  1. 北楠少冬至。 转载了此文字
    🙏昔姑娘辛苦,最近貌似你一直在忙着赶方案(坚持就是胜利),抽时间写文给你朵小红花吧🌺刚写完《手掌
  2. 水光及笙冬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