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瑟莱】GUESS , MISS

没有粮吃快要饿死了,只好自己蒸碗杂粮饭……

半夜脑出的一个虐梗!

狗血慎入!

这其实是个父子俩都很爱演的故事。不要在意那些根本讲不通的BUG。

中土设定,有修改。

砖块都留给我吧。

瑟莱父子CP向






“瑟兰迪尔 , 我们结束吧。”空荡荡的林地宫殿中,金发的王子依旧穿着他绿色的猎装,抬头仰望王座上的爱人。

瑟兰迪尔微微一震,他以为这天来得会更晚一点。

他早已在梦中预料,他心爱的孩子终会牵着别人的手来他面前请求来自父亲的祝福。

但在那个堪称慌乱的夜晚,假装喝醉的莱戈拉斯覆上他的嘴唇是那么芬芳柔软,湛蓝色眼中的泪又那么让他心碎,他又怎么敢拒绝呢?何况,这也是他深夜才敢拿出来咀嚼的不堪愿望。

而那个梦,成了他心中永远的芥蒂。

现在,他无言以对,事情还是按照该发生的发生了。这样也好,他凝视着他璀璨的孩子,光明的可以永远光明,污浊与黑暗只属于他一个人。

察觉了瑟兰迪尔的沉默,莱格拉斯踌躇了一下,说:“Ada,我知道您很爱我,但是,真的,您没必要勉强自己。”他抬头看了一眼王者,试图从那双眼睛中读出一点情绪,却什么都得不到。他低下头,用微弱的声音继续说到:“那样我也不用勉强自己了。”

瑟兰迪尔听得一清二楚。当初他无法拒绝王子的僣越,今日他也无法拒绝爱人的离开。

而作为一个父亲,他甚至希望他能离开得毫无牵挂与愧疚。

于是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好,便握住倚在王座旁的权杖,曳着拖地的长袍,走下王座,离开了大殿。

他不敢回头,于是错过了王子紧紧追随的目光,错过了他眼中快要溢出的什么,错过了他虽然紧抿但仍颤抖着的嘴角。

猜错了太多剧情的莱格拉斯,在猜错最关键的一点后,再一次误解了他的父亲。

而后?而后是一段让人不想提起的故事。

而后那个梦真的应验了,金发的王子牵着别人的手在大殿上请求国王的祝福,却额外得到了一块远离密林的领土。

王子离开后愈发封闭的密林并不知道,他们的王子并没有和那位跪在密林王前紧张得有点发抖的女精灵成婚。

而王子只知道,他的父亲在安排人员一批批送走西渡的木精灵。

但精灵王自己,则越来越少出现在他人面前。甚至连大殿都不怎么去了,整日整夜的在寝宫中闭门不出。

这一点,没有人来告诉莱格拉斯。

终于,莱格拉斯也要西渡了。

可是他那么不甘心,他知道他没有机会真的实现他肮脏的夙愿,他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并不能颤动忽冷忽热的精灵王的心。可是他只是想听到他的消息,再见见他。

要知道,他们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自从那天他带着一部分精灵离开密林。

他再次策马来到密林时,却发现自己被排斥在外了。

整个密林的边缘被密不透风的藤蔓包裹住,他找不到任何入口。

还有精灵在里面吗?他的父亲呢?他的父亲还在里面吗?

他慌了神,策马沿着密林边缘飞奔,一边寻找进入的可能一边呼喊他认识的精灵的名字。

没有回应,没有任何一个名字得到了回应。

“瑟兰迪尔!瑟兰迪尔!”

慌乱的王子已经不顾声音可不可能传到密林的宫殿,焦急的呼喊他曾长久的闭口不谈的名字。

没有回应,没有任何回应,连树木也沉默着。

“瑟兰,瑟兰……”

这是他们短暂的相恋期间才用到的称呼。

也许根本称不上相恋,只是他仗着父亲对他的溺爱换来的一时纵容。

“瑟兰……我要西渡了……你仍然不愿意见我一次吗……还是说……你已经渡海了……”

寂静的森林连风声都恍若雷鸣。

莱格拉斯终于崩溃,他跪在地上,紧紧攀附住那些将他与密林永远隔绝的藤蔓,泣不成声。 

他第一次为自己那晚的冲动后悔,如果他能隐瞒住自己不堪的心思,乖乖当他温顺听话的儿子,是不是至少能陪在他身边?

“Ada,您不要小叶子了吗?Ada,我错了,我错了,您不要生气不见我好吗?Ada……”

是谁?

密林宫殿深处的瑟兰迪尔好像在昏睡中听见了什么。

是谁在找自己的Ada?是迷路的小精灵吗?

不,不是,隐隐约约还听到这个声音喊了瑟兰。

哦,是莱格拉斯啊。

看来自己又梦见那段短暂的甜蜜时光了。

真好,梦里有莱格拉斯的亲吻,有他的拥抱,还有两个人的相拥而眠。还有莱格拉斯以为他睡着了,在他耳边反反复复轻声念叨的我爱你。

真好,那就继续这个梦吧。

自从莱格拉斯离开,他陷入因心碎和衰弱导致的越来越长的昏睡后,他很少梦见那段时光了。

太短了,短得他都舍不得拿出来的反复品味。

没关系,至少莱格拉斯过得很好,而他……有梦境和回忆相伴,又有什么所谓呢?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眼泪太多了,多得他已经有点脱水,干裂发白的唇依旧在用沙哑的声音喃喃这三个字。直到身边的马匹终于受不了,咬着他的衣服将他拖到了湖边的浅水中,他才清醒过来。

没事,没事,他只是西渡了,他不会不愿意见自己。

莱格拉斯揪住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反复劝说自己,终于最后看他成长的密林一眼,驾马离去。

白色的帆已经张起,密林曾经的王子望向海的尽头,相信他所有的牵挂会在彼方等待着他。

而密林宫殿的深处,密林最后那只精灵仍然在昏睡中。也许再也无人能将他唤醒。

那样也好,梦中有他所有的求而不得。

而到达维林诺的莱格拉斯,将再也寻不到回密林的道路。

【瑟莱/现代AU】潮水 chapter 2

瑟莱父子   cp向   现代AU  人类设定  OOC  OOC   OOC

时隔一个半月的更新……啥都不说了……我切腹去了……

谢谢各位姑娘的催更!每次被催更都开心得嘤嘤嘤啊竟然还有人记得这篇文!

上一章



    “瑟兰迪尔!你给我适可而止!我女儿和儿子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呢!”埃尔隆德终于忍受不了好友的反常,在喧闹的酒吧拍案而起。

      瑟兰迪尔已经连续三个晚上拉着他去酒吧了,每次一定要喝得酩酊大醉才放他回去。这很不正常,且不说瑟兰迪尔以前很少会喝醉,他不是每天都急着回去陪他的宝贝儿子吗?鬼知道他用这个推掉了多少应酬。

    “莱格拉斯……莱格拉斯他走了……”

    尽管他的声音低得近乎听不见,可是在令人尴尬的寂静中,埃尔隆德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空气中残留的这一点声波。

    这信息量可有点大了,就算这对父子一向有点奇怪,但从小温和乖顺的莱格拉斯会离家出走吗?不用想,肯定又是瑟兰迪尔这个老变态的问题。

    瑟兰迪尔在试图改变,他是知道的。这个总是冷漠地把别人踩在自己脚下的高傲男人很少有请求别人帮助或者咨询别人意见的时候,却为了莱格拉斯的事来找了他不止一次。

 


    那是从莱格拉斯升入高中后开始的。乖巧温顺的少年似乎一夜间有了自己不可言说的心事,开始以沉默面对自己的父亲。

    少年开朗的笑声消失在了这栋房子里。不,不是消失在了这栋房子里,而是消失在了瑟兰迪尔所在的地方。

    瑟兰迪尔还是可以听见他的谈笑声的,在他偶尔几次的提前回来,可以从花园中透过窗户看见少年明亮的笑容,还有客厅里他三三俩俩的好友。

    然而这样欢快的气氛,总会终结在他打开家门的那一瞬。

    惊异的目光会投向门口然后迅速收回,然后便是所有的谈论和笑容都戛然而止。而他的绿叶会低下头,失落又无力。

    他其实并不想阻止他们的聚会,但那些喧闹的年轻人们马上就以得体的礼节以及合适的借口向他告辞,剩他金发的孩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寂寞无助得让他心疼。

    而等他挂好外套收拾妥当准备和他的孩子说说话时,沙发上早就空无一人。

    鱼缸里的供养器卟噜卟噜吐着泡泡,他看着茶几上两杯冰水,水汽凝结在了玻璃杯的表面,那些水珠顺着器皿的曲线断断续续的滑下,慢慢泅湿了杯垫。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两三次后,他就再也不提前回家了,宁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中看着桌上绿植发呆,或者在陌生的城市看晨昏交替。然后按照事先知会的时间到达家中,为他温顺但沉默的孩子准备晚餐。


 

    就是在一次公务提前结束的出差,他在落地玻璃窗前看见万家灯火初上的时候,终于还是被那种不明的情绪攥住了心脏。

    于是,埃尔隆德自此开始收到数次来自瑟兰迪尔的关于亲子问题的咨询。

    说真的,按照莱格拉斯一贯的温和懂事,再加上瑟兰迪尔的劣迹斑斑,直觉和理智一并告诉埃尔隆德,这是瑟兰迪尔的问题。于是他开始劝导瑟兰迪尔改掉那些他的坏脾气,改掉他的无边界的控制欲,改掉他不分场合与对象的冷言冷语。

    心中沉沉压着无名恐惧的瑟兰迪尔以非常快的速度取消了对莱格拉斯所有的行动限制,包括门禁,包括学习的时长,包括假期的去向。他甚至开始不敢询问莱格拉斯是从哪里回来,又要到哪里去。他也再不冲莱格拉斯发脾气,甚至一句重话都不再说了。

    可惜他并没有机会改变莱格拉斯的朋友们对他的看法了,因为莱格拉斯再也没有在他在的时候带朋友来过家中了。

    他压制着自己所有的控制欲,所有的占有欲,强行忽视内心不满的叫嚣,可是事态并没有任何的好转。莱格拉斯甚至比原来更加沉默,更加对他避而不见。他只能在他金发的孩子偶尔投向他的目光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惊慌和浓重得化不开的悲伤。

    他无从探究是什么让他的孩子变成这样,但日子也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直到,莱格拉斯彻底的离开了他。


 

   瑟兰迪尔明显喝得有点多了,话都比以往多了好几倍,他失去了往常的优雅从容,颓唐地斜倚在酒吧的沙发上,金发在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显出几分黯淡。

    看着在人前依旧意气风发但在他面前难掩憔悴的老友,埃尔隆德偏过头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坐了下来。

    自从莱格拉斯离开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瑟兰迪尔没有收到任何一点来自莱格拉斯的消息。一开始他还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以为只是莱格拉斯叛逆期的又一次意气用事。莱格拉斯很快就会回来的,难道不是吗?绿叶再怎么随自由飞行,也总是属于春天的。

    然而,几乎能够掌控任何事情的发生的瑟兰迪尔,这一次终于失算了。

    埃尔隆德端起酒抿了一口,抬眼看着对面的老友——“莱格拉斯没怎么,他只是长大了。瑟兰迪尔,你…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是你确实管得太多了,孩子成年了去读大学了不再留在你的庇护下了,这很正常不是吗?亚雯他们也只是偶尔回来住住而已。我已经跟你提醒过太多次了,你管得越紧他越是想离开,年轻人总是会有自己的世界的,我们是时候退场了。”

    “……不”瑟兰迪尔突然捏紧了手上的酒杯,“你退不退场这是你的事,但…我是不会退场的。”

    说完他闭上了双眼。


 

    埃尔隆德有点无可奈何,他和瑟兰迪尔算得上是发小,这位的怪脾性他也是知道的。他已经习惯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习惯,就好比瑟兰迪尔的妻子。

    那位倔强而美丽的女性在最初的两年后,还是难以忍受自己丈夫的冷漠、控制欲和糟糕透顶的脾气,然而又难以放弃那要命的爱情,终于在一日复一日的自我折磨中被魔鬼抓住,选择了终结自己的生命。

    而这一切,不论瑟兰迪尔在她身上投入的感情究竟有几分重,还是对他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至少,他终于学会了爱。

    他开始将除了工作外的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给妻子留下的不到两岁的婴儿,并且开始学着如何和他人相处,学着怎样去对一个人温柔,学着顾及他人的感受,学着忍让,学着控制自己而非他人,学着怎样将一个人视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

    虽然享受到这一切的,大概也只有那个被他怀抱着、呵护着、注视着成长为最耀眼的存在的人。

    但不得不承认,本性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陶瑞尔……”

    半夜被电话吵醒固然很让人恼火,刚想发脾气的陶瑞尔听到好友掩盖不住的哭腔后瞬间慌了神。

    她还没有见过莱格拉斯那么脆弱的样子,即使是在三年前莱格拉斯终于难以独自承受痛苦,而向她坦白自己不伦的心思时,两人也只是偷偷趁瑟兰迪尔出差在外,一同抱着啤酒罐,在江边吹了一夜的冷风。星空坠入了水中,金发的小王子看上去虚无缥缈,好像随时都会消失在这夜风之中。

    那样的莱格拉斯也未曾红了眼眶。

    “莱格拉斯?发生什么事了?“ 红发姑娘悄悄溜下床,到了宿舍的阳台上。

    “我……我要搬出来了。”莱格拉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点,显然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陶瑞尔马上意识到这件事和那个刻薄的、冷漠的、薄情的金发男人肯定脱不开干系,不自觉的攥紧了左手,下唇也被咬出了浅浅的牙印“是瑟兰迪尔这个混蛋把你赶出来了吗?“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要搬出来的。”男孩依旧靠着自己房间紧闭的门。门底的缝隙里透进来的光消失许久后,他才敢打通这个电话。

    “……究竟发生什么了?”陶瑞尔终于察觉手心被指甲刺得有点疼,转而去折磨阳台的护栏。

    电话那头沉寂良久,才缓缓传来青年疲惫的声音:“……我大概,只是再也不想过天天面对着他,却要压抑着,隐瞒着,逃避着的生活了吧。“

    陶瑞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轻轻叹了口气。

    “那你准备住到哪里去?”

    黑暗中,莱格拉斯抬起了头,明明只可以看到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他却在细细描摹屋顶之上的繁星漫天。

    “还不知道,也许在学校附近找个房子先租着吧。”

    “现在都已经开学那么久了,已经很难找到空闲的房子了吧。我认识一个男生,虽然卫生习惯可能不太好,但是人还是挺不错的,他和你在同一个学校,在学校附近租到了一套不错的房子,正缺一个室友分担房费呢,你要不先搬到他那去?”陶瑞尔想起了那个头发乱糟糟但是很重义气的黑发男人,还是决定帮好友解决一下住宿问题,毕竟莱格拉斯这个状态,她也不敢让他一个人住。

    “谢谢你,陶瑞尔。”青年的声音又轻又缓,陶瑞尔想起那个吹着江风的夜晚,那种随时就会消散的感觉又一次回到了这个金发青年的身上。

    “我们俩还用得着道谢?明天上午十点我来你家门口找你,你提前收拾好东西吧,我带你去他那儿。”

    男孩轻笑出了声:“好的,那说定了,明早十点。“

    “早点睡吧,晚安,莱格拉斯。”

    “恩,你也是,晚安,陶瑞尔。”

    莱格拉斯躺倒在床上,却仍然看着天花板,想象天花板后看不见的星空,夜风会不会掀起他的窗帘,月光会不会照在他的浅金色长发上,照在他紧抿的薄唇上,照在他沉睡的精致得好似精灵一般的容颜上?然而这一切,他大概永远不会再有机会看见了。他苦笑着闭上了眼,逼迫自己尽快入睡。

    房子的另一端,阳台上,瑟兰迪尔又喝完了一杯酒,看着乌云映射出城市诡谲的灯光。

    要下雨了,这是一个连月亮都消失不见的夜晚。




【瑟莱/现代AU】潮水 chapter 1

瑟莱父子   cp向   现代AU  人类设定  OOC  OOC   OOC

第一章其实算是给美国全联邦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贺文  恩  这一章的脑洞来自微博里和别人关于同性恋和血缘关系的一些心平气和的交流   大意是  一个人认为同性恋婚姻不应该被允许因为如果同性恋能被允许那么同意不生孩子的乱伦是不是会被允许     然而大家都知道  同性恋婚姻的更大范围合法化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所谓乱伦真的是永无出头之日 
然而  爱是没有错的  每个人都应该有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追求幸福的权利  
幸好他们是精灵  幸好他们是永生的  幸好他们有无数种可能
 
PS: 更新时间不定   应该会有后续……(其实一部分并不知道是第几章节的后续已经写好了)  暂时先放上来吧……  写得不好还请大家轻点打我…… 第二次写文……所以……恳请各位GN的指导…… 

01.

2015年6月27日。美国全邦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瑟兰迪尔听到电视里的声音时,正系着围裙,应付着锅里的三文鱼。他握着锅铲的手就此僵住,嘴角有一点笑意蔓延开来,又很快消失了。他顿了顿,将鱼排翻了个面。‘是不是该找莱戈拉斯谈谈了呢?这小子二十岁了都没带过女友回家,也从没有在谈恋爱的迹象,以前他和陶瑞尔倒是关系挺好的,但是现在陶瑞尔也有了自己的小男友了。而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盯着锅里滋滋做响的鱼排,认真的反思自己是不是管得太严了,导致自己外貌满分智力满分武力满分的儿子至今光棍一根。

“莱戈拉斯,下来吃饭了。”

瑟兰迪尔将盘子放在餐桌上,一边解下围裙一边抬头对着楼上喊。

自莱戈拉斯上高中后,他越来越喜欢将自己关在楼上的房间里,除了吃饭和出门基本不出来,洗澡也在房间内的浴室解决了,瑟兰迪尔并不知道他在里面捣腾些什么,但想想网络上那些关于什么“青春期的孩子需要自己的空间”“他们追求更多的自由”“他们有自己的隐私”“他们的自我意识正在觉醒”“父母不要多加干涉”“不然可能适得其反”“会将孩子逼得更远”“离家出走”之类的言论,瑟兰迪尔只能默默的压制自己想要探究一番的好奇心,以及……控制欲。

这真是糟糕透顶。瑟兰迪尔有点后悔买了一栋每个卧室有配有浴室和卫生间的房子了。

不过幸好,莱戈拉斯并没有选择远离纽约的大学,这使得他还是可以每天回来住的。

瑟兰迪尔想到这,又开始皱着眉反思自己的控制欲了。

这并不正常,莱戈拉斯愿意每天回家住,可每次回家都把自己锁房间里,一副不想多看他父亲一眼的样子,这和不回来住又有什么区别?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真是……公司的事本来就一团糟……家里还有个小祖宗要愁……瑟兰迪尔真的觉得自己要未老先衰了。

然而未老先衰什么的在瑟兰迪尔身上只是个笑话,这一点他身边的人都深有体会。每一个人都觉得,瑟兰迪尔身上似乎有什么精灵魔法加成,使得这一个已经有一个二十岁儿子的人,看起来也不过年届三十。一头灿烂的金发,挺拔高挑的身材,和一张足以傲视绝大部分男模男星的面容使得他身边各类爱慕者有如泉涌。然而这么一个可以靠脸吃饭的人愣是靠实力重振了父亲留下的密林集团,并且使其更加壮大。很难想象有人可以抵挡这样的魅力。当然,承接瑟兰迪尔唯一的温情与温柔的莱戈拉斯更不可以。

听到自己父亲的呼唤后,莱戈拉斯磨磨蹭蹭的打开房门,抓了抓脑后的头发,垂着头走下了楼梯。

看到自己儿子本来柔顺的头发凌乱成了一个鸟窝,身上的T恤和休闲裤也一副皱巴巴的样子,瑟兰迪尔不禁皱了皱眉,近乎嫌弃的啧了一声。

感受到自己父亲的不满,莱戈拉斯不安的抓了抓颈后的皮肤,头低得更下了,心里一声绵远的叹息。

“先吃饭吧,吃完饭赶紧去洗个澡。”瑟兰迪尔拉开身前的椅子坐下,拿了启瓶器将红酒打开,倒入眼前的两个高脚杯中后,将其中一个放在了对面似乎有点手足无措的男孩刀叉旁,切开了盘中的三文鱼。

“莱戈拉斯,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瑟兰迪尔突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盯着一头乱毛的男孩。

餐刀在餐盘上划出刺耳的呲啦声,莱戈拉斯的表情比刚下来时更不安了。他放下刀叉,像个听老师训话的小学生一样将双手老老实实放在桌下的大腿上。

“您说吧,父亲。”

“嗯……你知道的吧,今天美国全联邦同性婚姻合法化了。”瑟兰迪尔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桌下的手听到“同性恋”三个字时,蓦地绞紧了衣角。他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莱戈拉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不,他应该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需要谈谈的可就不是同性恋问题了。

“是的,今天上网看到了。有什么问题吗父亲?”他尽自己努力表现得像一个听父亲的话的,乖巧的,从未有过半点僭越心思的孩子。

“莱戈拉斯,这二十年来,除了陶瑞尔,你并没有带过任何女孩来家里。我本来以为你们两个会在一起的,但现在陶瑞尔的男友另有其人。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许可的话……恩,莱戈拉斯,我是想说,你可以把你喜欢的人带回来的,即使是个男性也没有关系,我不是那种顽固的父亲,你知道的。” 瑟兰迪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像是在抗拒什么将要发生的事情。但他感觉到了来自心底的不甘与不舍。‘得了吧瑟兰迪尔,收起你那无可救药的控制欲吧,那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所属物或者恋人什么的,你没有权利将他永远锁在你的世界里。’ 他在心底深深的叹气,眼神躲躲闪闪的看着餐盘里被切了一半的三文鱼肉,不敢让儿子看到他眼里的不舍。

这该死的控制欲。

瑟兰迪尔说的话打碎了莱戈拉斯藏在最深处的,只有一点点的,本不该存在的,希冀。

真可笑,他竟然会存有希冀,希冀只会对他温柔的父亲,也能像曾经回应他无数合理的无理的要求一样,回应他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

他给他所有的温柔,只是因为他是他的儿子。

同性恋婚姻法通过了又怎样?他仍然无法和他挚爱的人结婚。而且,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

带喜欢的人回家?他也没有办法做到,他喜欢的人本来就在他们的家中,他又怎么带他回家?

够了,真的是够了,他留在这个家中是在期待着什么,在等待着什么?

现在他终于清醒,他所期待的,所等待的是那么可笑。它永远都不会来临。

他松开可怜的衣角,收起伪装的乖巧,脸上的笑意冷淡。

“父亲,我今天也有事情要和您谈。”

发现自家儿子不自然的变化,瑟兰迪尔瞬间警觉起来,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窜紧了他的咽喉,让他难以呼吸。

“我明天就要搬走了,住在家里还是不太方便,我想在学校附近和别人合租,已经找好房子了。”

其实并没有,他刚刚才下的决定,他没有找好可以一起住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可以住哪。但,露宿街头也比再待在这个温暖舒适的房子里面对瑟兰迪尔要好。

瑟兰迪尔猛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刚刚还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说话,他还在试图拯救他们僵化的关系,以为这是自己的控制欲捣的鬼,他甚至表明了自己可以接受自己儿子的恋人是任何人,他已经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为什么出现的是这样的结局?

‘不,你不可以搬走,你必须和我住在一起。’瑟兰迪尔差点就脱口而出。这该死的控制欲。在手上的力道几乎要将高脚杯捏碎后,瑟兰迪尔终于控制住了自己,开口说到:“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记得打电话回来,生活费我会每个月打你卡上,不够你就告诉我,明天加里安会来帮你把东西搬过去。”

“不用了,父亲,不麻烦加里安叔叔了,东西不用搬过去,我已经买好了新的放在那里。”莱戈拉斯起身,近乎失礼的拉开座椅,大步走上了楼梯。

哦,是的,应该买新的。瑟兰迪尔觉得自己的思维都冻住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了,即使莱戈拉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他也是知道他就那的,不会离开,不会消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都不知道他会住在哪儿,就这么放任他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瑟兰迪尔看着餐盘里剩下的三文鱼,难过的情绪抓紧了他的胃,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它倒进了垃圾桶,开始收拾碗碟。

莱戈拉斯用力摔上了房门,在一片黑暗中靠着房门大口吸气,期待那些空气可以稀释自己心里浓稠的快要溢出来的情绪。终于他还是贴着门慢慢滑落下去,咬着自己的手臂,试图堵塞自己喉咙中呜咽的声音。

门内门外,他们各自的情绪都涨成了一片室内的湖,潮水拍打着,撞击着这扇门。等到水淹没头顶时,他们都没能听见,门的另一边,潮水的声音。

【瑟莱/现代AU】《手掌心》番外

《手掌心》番外(又明:我有特殊的强行HE技巧!)

现代 AU  OOC  OOC OOC  父子CP向

阅前需知:这是一只从来都没写过文的工科狗为 @彭家的少昊 太太的文《手掌心》写的番外

很喜欢少昊太太的《手掌心》,设定简直戳伤我,也很喜欢少昊太太!一篇两千多字的番外竟然被我拖延症/懒癌晚期拖了那么久……要给少昊太太跪下了道歉了……

前文链接:《手掌心》上

http://pengshaohao.lofter.com/post/3d4fd8_6fa551f


《手掌心》下

http://pengshaohao.lofter.com/post/3d4fd8_6fd502a


注意!注意!注意!第一次写文_(:з)∠)_ 自己都觉得……没眼看……所以…各位太太即使忍不住想打我脸也请轻点下手……怕疼……

BGM河图《伶仃谣》(不知道怎么放歌所以请愿意去听听的太太们自行寻找_(:з」∠)_  OTZ 跪下给大家道歉……)

 


他终于太过接近太阳,蜡铸的双翼融化了。那是他父亲为他的自由而造的双翼,却将他带向了死亡。

莱戈拉斯闭上双眼,轻轻叹了口气,伸开双臂向后倒去。短暂的失重感,耳旁只有风的呼啸。这么多年来紧紧攥住他的根茎终于收紧到了碾碎心脏的地步。他看见自己在下落中贴着脸颊翻飞的长发想起和他同样发色的那个人,可惜再也见不到了。

如果说没有遗憾,他自己都不相信。是的,自己还有那么多话没来得及告诉他。不过,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医生会在意吗?没关系了,瑟兰迪尔在不在意都没关系了,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他抛下,随着无尽的痛苦一同抛下。他是所有的根源,是他的爱他的恨他坠落的缘由。

 

莱戈拉斯在坠地的一瞬突然想到,若是瑟兰迪尔知道自己才是他的病灶,会是怎样的表情?震惊吗?愤怒吗?自责吗?他总是能顺利激起医生的怒火,他们是同一个频率同一个波段的人,因而带来振幅变化的共振总是轻易的被激发,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开心的事了。

接下来的,就是难以承受的钝痛,血从体内流走的虚弱,不可抵挡的疲惫。

有谁的尖叫,谁的呼喊,谁的哭泣越来越远,又有谁的手紧紧抱住他了无生机的躯体,静默不语。

一片灰白。

 

“莱戈拉斯……”

是谁在呼唤我?

“莱戈拉斯……你怎么可以……”

瑟兰迪尔?

“我还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什么?

“罢了,有些事……到了下面再说吧。”

还有什么要说的呢?没什么要说的了,我总不能告诉你你是我的亲生父亲,总不能告诉你我在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还有悖人伦的爱着你。

 

莱戈拉斯再次睁开双眼时,所见到的已经不再是有他的世界了。

他站在街道的中央,四周雾气弥漫,时不时有苍白的灵魂与他擦肩而过,好似梦境中的雾都伦敦。而他抬起至眼前的双手,也已如同白纸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彻底的消失呢?

那样的话,他的逃离又有什么意义呢?

痛苦依然在他的心中,恣意蔓延,蚕食一切。

他捂住的眼睛里泪水肆意而出。

 

长街的尽头,铂金色的长发在风中卷起,那个男人甚至没来得及换下他的白袍,便裹挟风雨而来。

他停下脚步,垂下头注视着仍在捂住双眼哽咽的男孩,伸手想替他擦去泪水,却又在即将触到男孩脸颊之际堪堪放下。他抿紧双唇,皱着眉,眉间的玄针纹有如刀刻。

风卷着白雾翻滚,粘稠而又冰冷。最终金发的男人也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便将金发的男孩紧紧拥入怀中。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用脸颊摩挲着男孩的金发,在他耳边低语。

被惊醒的莱戈拉斯却一脸惊慌失措,用力想挣开:“瑟兰迪尔?”不,他不该来这里,事情不该是这样的。瑟兰迪尔应该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整理着病人的资料,他应该在皱着眉看着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阳光会洒落在他的金发上令人目眩,而不是同他一起因死亡坠入这永无日出日落的虚妄之境,被执念困在此处,徒剩一个苍白的灵魂。

 

他却没能成功挣开束紧他的双手,反而被更紧的拥入怀中,丝丝扣合。

他有些惊慌的抬起来头来,却看不见男人埋在他发间的脸上的表情,只能僵直在原地,任由男人抱着他一动不动。

他身旁的全部空间被男人的气息占领,他甚至分不出精力去思考男人的死因,只好伸出手试图去触碰那个困住他的人的脸颊。

是的,瑟兰迪尔总是将他困住,困住在医院,困住在他身边,困住在电疗椅上,甚至还试图将他困住在阳光遍洒的尘世。莱戈拉斯好不容易逃离,他却还追来,将他困住在怀里。

 

莱戈拉斯触碰到的地方,比散不去的雾气还潮湿。他轻轻将手掌贴合到那张湿漉漉的脸庞上,分不清那是雾气的凝结还是抹不尽的泪水:“医生,你不要自责了,不是你的错。”

“莱戈拉斯,你怎么就不懂呢?”瑟兰迪尔不敢松手,他那么害怕,害怕又一次的失去。

内疚袭遍全身,莱戈拉斯紧紧攥住了手。

不是啊,我都懂的啊。

我只是太难过了,难过得没法再撑下去了。

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我的医生,我的父亲,我……爱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告诉你,就这么任性的逃跑了。”莱戈拉斯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眼前的人,任自己沉迷在他夜间森林一般的冷冽的气息中。

“我一直追寻的是你,我一直看着的也是你,我的心病是你,我唯一的光源也是你。瑟兰迪尔,我知道你是我的父亲那一刻,第一次希望自己并没有所谓父亲。只有这样,我才敢肆无忌惮的爱着你。是的,我爱着你,背德的也好乱伦的也好不被祝福的也好,我是这样绝望的爱着你。”

 

莱戈拉斯哭得那么伤心,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在心里演习又推翻了无数遍的那段话,究竟是在脑海里又重复上演了一遍,还是已经传达到了那本该的唯一的听众的耳中。

只是紧紧抱着他的身躯突然僵直,慢慢的松开了他。男孩心中那根崩得过紧的弦,终于是在乐曲昂扬入云时,断了。乐曲被活生生掐断在了此处,再也无法往下弹奏。他也从十万里高空,迅速的往下坠去,比那次从后山的坠落还要迅猛,还要钝痛。

 他早就不妄想了,正常人谁会像他那么变态呢?爱上自己的血缘直属,这本就是罪恶,他又怎么敢奢望那个高傲洁净似乎走哪都散发着光芒的人和他一起坠入地狱?

一切都是妄想,一切都是虚无,一切都是错觉,一切都是爱而不能,一切都是求而不得。

 

莱戈拉斯的肩膀微微下垂,金发因为雾气而有些潮湿,他低着头看着地面,看上去简直像街边一条在暴雨中惊惶无措的流浪狗。

 

瑟兰迪尔在震惊中慢慢缓过神来,温柔的伸出手,抚上了莱戈拉斯的金发,引导着他抬起头来看自己。           

莱戈拉斯却没能注意到瑟兰迪尔放在他脑后的有力的手掌,因为湿润而微温的唇正落在他的眼睛上,脸颊上,一点点吻去他的泪水,吻去空气中磅礴的雾气。

 

一切渐渐变得明晰,他的医生,他的父亲,正在用看待爱人才有的,那样深情的,温柔的眼光凝视着他。

不肖言语,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没关系了,那些在电疗的痛苦中错过的话语。

没关系了,因为那么多的不言语而错失的时间。

没关系了,被他们双双放弃的生命。

没关系了,世间所有伦理道德闲言碎语。

你现在正在我的眼前,触摸我,拥抱我,亲吻我,爱着我。

那还有什么要求呢?

即使这个世界灰暗无光,你便是我的色彩,我的光源。

即使我们失去了生命中的所有,甚至包括生命本身,但我们终于拥有彼此。

即使我们错失了整整一个人生,我们未来还有无数个人生。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不必等到百岁之后,我现在就来陪你。

我没来得及告诉你的那些事,等到了下面再说吧。

 

 

 

来自少昊太太的小彩蛋:

“瑟兰,告诉你一个真相,我是你儿子。”

“卧槽真假,去死吧!”

“爸你又拿错台词本了!”

倨傲的金发精灵不屑的哼了一声:“我乐意!”

面前稍矮的精灵气鼓鼓的盯着他,夺下他手上的台词本:“现在你该表白了!”

“莱戈拉斯,我爱你。”瑟兰迪尔伸手勾住年轻精灵的腰,俯身吻上他的唇,细细研磨品尝。

被突然袭击的精灵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红透了脸试图推开身前强硬又温柔的父亲,显然他并没有成功。

喂!导演!都说了不能加吻戏!你看两个主演吻着吻着就不见精啦!